【名医】市六医院超声医学科主任胡兵,“超声之父”传人的创新之路

来源:劳动观察 作者:王慧 发布时间:2019-09-09 18:02

摘要: 胡兵仁心仁术,心怀病人,将超声技术发挥到极致,擅长腹部、泌尿系、甲状腺疑难疾病的超声诊断和微创治疗。

【人物聚焦】

   

 胡兵,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超声医学科主任,上海超声医学研究所所长。

  

入选首届国家百千万优秀学科带头人计划。获国务院特殊津贴证书,全国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上海市科委优秀科技启明星,中央保健委员会专家。2017上海市重中之重重点学科负责人,科技部数字诊疗研发重点项目首席专家。先后担任中华医学会超声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超声分会副会长,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副会长,上海医学会超声分会主任委员,上海市声学会医学超声诊断委员会主任委员,上海市卫生系统高评委医学影像(超声,核医学)组组长,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面上项目二审专家,上海市住院医师超声专科规培组长。擅长腹部、泌尿系、甲状腺疑难疾病的超声诊断和微创治疗。带教已毕业博士生40余名。


【名医名言】


只有熟稔传统的精髓,才能全面继承;只有创新,才有更好地发展。只有为患者、为临床解决实际问题,超声才有价值。


【名医风采】


这是魔都某个流火的夏日午后,在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超声科,一场更火热的前列腺增生激光消融手术,正吸引着江浙沪三地21家医院的26位超声和泌尿外科医生前来观摩。只见手术现场,六院超声科主任胡兵和意大利专家双剑合璧,展示着前列腺穿刺、活检、布针及消融等精湛医术。让意大利专家吃惊的是,胡兵居然不用模板、穿刺架,左手引导,右手穿刺,徒手就漂亮地完成了一台高难度手术。得到Prof.Patelli的称赞并不简单,他可是良性前列腺增生(BPH)激光消融领域的开创者。


“老师艺高人胆大,前列腺癌激光消融手术一般都要两个医生配合着做,他一个人独立完成还游刃有余。他做的手术都偏‘高精尖’。”即便观摩了无数次这样的手术,学生陈磊医生还是意犹未尽,心里暗暗叹服。他对胡兵的评价是:手灵巧,手术精致,对病人好。

      

六院,是中国超声诊断的发源地之一;超声介入治疗,更是六院的一张王牌。作为中国“超声之父”周永昌教授的传人,胡兵不仅继承了周老严谨、踏实、务实的“超声文化”,而且不断创新发展,开拓出一系列超声亚学科及新技术。作为六院超声团队的领帅,他在超声诊疗的教研、管理、学科发展上高瞻远瞩,积极对接国家分级诊疗,将六院超声品牌辐射到长三角和云南等边缘地区,惠泽更多病患。

  

胡兵说,周教授为六院超声打下了扎实的技术、文化基础,作为超声事业链中承上启下的一环,绝不能断。只有创新,才是更好的传承与发展。只有良好的团队协作,六院超声才能做大做强。


创新源于病人的“疼痛”

  

胡兵认为,手术中的很多创新,都来自病人的“疼痛”。“你知道吗?做一个经会阴超声引导下的前列腺癌穿刺活检手术,病人身上起码要扎十针以上,我们专业上管它叫‘系统穿刺’。麻醉针细,穿刺针粗,有时它们游走在身体不同的通道里,针针扎心,可想而知,病人有多痛。2000年,我们琢磨怎么才能减轻病人的痛苦?发现只有每次穿刺将麻醉针浸润通道和穿刺针通道均保持在同一径路时才行。技术改进后,病人基本上就少痛、无痛了。可见医生对技术的精细化要求对病人有多重要。”

  

医者,仁心仁术,因为心怀病人,因为痛着病人的痛,胡兵总能由病看到人,再由人回到病,将超声技术发挥到极致,为临床补充了很多可贵的治疗手段。

  

错位发展的“融和”之道

  

在临床医学界和社会上,六院腹部超声尤其是泌尿超声介入诊疗,拥有较高声誉,吸引全市、全国的疑难杂症病人纷至沓来。强到啥程度呢?在其他医院必须要住院的手术,在六院超声科,门诊就能做了,这无疑减轻了病人很多麻烦和负担。而在胡兵看来,很多创新项目和手术治疗的“灵感”,源于临床久攻不下、几乎放弃的难题。

  

治疗复杂性尿道狭窄,历来是泌尿界难以攻克的一大堡垒,这个病很多是由交通事故等外伤引起的,比如车祸后病人骨盆骨折,尿道断裂,血块造成疤痕,以致小便困难。有的病人在临床外科做了三四次手术,还是小便小不出,甚至要插导尿管,它给病人带来的经济负担和疼痛,有时候远超一些肿瘤的治疗。

  

经过不断摸索,胡兵研究出了一套多指标评价尿道狭窄病情的方法,为手术方案的合理选择提供了依据。如今,疤痕深度少于5毫米以下的可以手术内切开,已经成为业内治疗尿道狭窄的手术指征,这一开创性的解决方案,给临床手术提供了新思维。

  

“临床看超声,超声看临床,彼此是相辅相成的关系。‘融和’之道,是周永昌教授留给我们的宝贵超声文化。”胡兵解释道,所谓“融”,即融入临床,错位发展,临床需要什么,超声就发展什么,只有更多地服务临床学科,才能更好地服务好病人;而“和”即谦和,超声人必须技术精湛,勤奋务实,不争名利,要给病人带来真正的实惠和利益。

  

目前,六院超声除了传统品牌诊疗外,在骨关节神经超声、女性盆底功能障碍超声诊断及康复评估、高强度聚焦超声(HIFU)消融治疗肿瘤(子宫肌瘤、骨肉瘤)、HIFU止骨疼等超声亚学科领域中,均取得不小突破。“所谓传承,就是要熟稔传统的精髓,同时也只有创新才能更好地发展。”胡兵表示。


打造国家级人才团队

  

六院超声的强大,还源于其打造的一支令业界称羡的国家级人才团队。2016年,胡兵极力推荐引进在基础研究上颇有造诣的国家杰出青年郑元义教授,加上2名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人才、教育部优秀新世纪人才等,如今上海六院总共拥有11人次顶尖超声科研专家。胡兵认为,正是因为我们做强了团队,才能利用超声技术,不断拓展各类亚学科,错位精准发展。

  

在他的带领下,六院超声团队近五年来,学术硕果累累,共发表SCI论文106篇。科研方面,2017年、2018年更是一举拿下两项科技部“数字诊疗”重点专项、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合作重点项目。

  

除了技术和学术外,胡兵作为学科带头人,在学科架构上高瞻远瞩,让六院超声的发展总能站在一个更高的格局上,并针对行业的瓶颈问题,提出许多见解,进行实践探索:如集约/节约式的超声设备资源合理配置,学科人员的合理架构,发展现代技师制度,超声事中质量控制等。

  

复制上海—台州模式

  

“你知道吗,台州医院有个阿婆差点因为甲状腺癌开刀呢。胡主任通过远程超声会诊,最后诊断为炎症,阿婆可开心了。能在千里之外,面对面地向上海顶级超声专家问诊,她连做梦都想不到。”六院超声科一位医生说,她当时就在超声教室大屏幕观看远程超声会诊,真的被震撼到,“视频传输几乎同步,有的角度你在现场都未必能看得那么清楚。”

  

“零时空,面对面,病人体验佳。”让胡兵津津乐道的正是上海-台州长三角超声分级诊疗系统,“我们现在思考,怎样将上海(六院)—台州远程医疗模式复制、辐射到长三角等地区,对接国家分级诊疗。”他说,中国的超声医学是三级学科,这是颇有中国特色的学科,超声技术由于没有辐射,费用相对低廉,灵活机动,在社区、妇幼保健所等广泛应用,目前我国是超声诊断装机量最大、受益人群最多的国家。国家提出,80%-90%常见病、多发病不出县,这就要求县域诊疗的能力要很强大,而超声作为辅助科室,它的服务能力也要强大。


经过不懈努力和多方支持,2017年11月27日,国家科技部数字诊疗重点专项台州超声应用示范基挂牌成立,它将以台州医院为中心,不断发展示范点。2018年,六院和温岭签约,帮他们组建一个政府主导的影像中心,将整个温岭市的超声系统全部联网。“将地区一级作为支点,去重点撬动县一级,只有各个小系统动起来,才能串起整个行业,真正让国家分级诊疗落地,让远程超声会诊、远程交互式超声操作培训落地,做到常规化、规范化。”胡兵说。据悉,国内不少地方都在与六院接洽,想与六院的超声诊疗远程对接。  


中国的医学超声诊断研究始于上海,始于六院。可以说,60年前上海引领中国,六院引领上海。胡兵说,作为超声学科带头人,一定要有战略的眼光和行业前瞻性,只有对接国家的政策,站在病人的角度,为临床解决实际问题,才能体现出这个学科和行业的贡献率。


责任编辑:朱红妹
劳动观察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

相关新闻

评论(条 )

发表

首页

顶部